黄软件破解版无限次数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夜盛霆不是都告诉了吗?自己猜不出来?”时慕深好笑的看着她,“她可比有本事多了。”

慕曦儿咬着唇,摇了摇头,“那不是我,我不知道的。哥,我真的不知道,那不是我愿意的。”

“怕我误会?”他淡淡的睨着她。

女人没回答,还是辩解。

“行了,不用解释那么多。”时慕深看着她那头红棕的长发,和她乖巧淑女的长裙,移开了视线,“知不知道他,不是什么要紧事。但他随时有可能来找。”

“他跟我没关系,我不会理他的!”

慕曦儿的坚决,落在他耳中并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时慕深唇角扯出一抹笑弧,“就是跟他走,只要能成功,我也拦不住。”

慕曦儿看见他径自进了房间,直到背影都消失。

她唇色发白,脸色也比刚才苍白了许多。

原本卡在喉咙里的一句问题还是没问出来。

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

问出来也没有什么用。

他跟姐姐什么关系,也不是她应该过问的。

只是她刚刚看到时心里有一点点羡慕。

羡慕她跟哥哥说话从来不需要自己这么小心,也羡慕她随口提到她被他敲了一下的头,他第一反应问的是不是还在疼。

慕曦儿有些战栗,十指收的紧紧的。

最羡慕的,是她被下药了,跟哥哥关在一起。

但他折磨的人却是自己,也没有动她分毫。

慕曦儿纤长的睫毛上,沾染上一点晶莹。

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了。

昨天晚上根本无关什么选择,他不是因为更喜欢自己才会碰自己。

对不珍惜的会随意践踏和糟蹋,喜爱的,才碰都舍不得碰一下。

那不是做A爱,只是泄欲。

在他做完的一刻,甚至没有半点停留就走了。

*

沈安然临走之前,会房间将脖子遮不住的吻痕用遮瑕死命的盖。

男人也不过一句云淡风轻的,“小孩不不会问那么多的,还不如多给手上点药。”

脚踝上的伤,长裤和靴子可以挡住。

手腕上捆绑痕迹,到现在还是紫红的两圈。

就算穿长袖,这几天跟小九一起也很容易会被看到。

她放下化妆品走出来,将刚才下属送来的药膏又拿到手上。

“我来。”夜盛霆处理完一个邮件,放下手机,将她手里的药膏接过来,小心翼翼的涂上去。

他眼睛盯着那两圈痕迹,视线冰冷,像是要深刻在心里一样记住。

即便昨天只是虚惊一场,但她遭的罪,都是要讨回来的。

“疼么?”

沈安然坐在他腿上,“还好。”

有点疼,她没说出来。

那几年在伦敦,她本来以为自己至少已经锻炼得很耐疼了。

但人被娇惯是真的容易作。

自己照顾自己时,好像什么挫折都没什么大不了。

她也不是没遇到过危险,时慕深的人来之前,她都没吭过一声。

现在只不过一点痕迹,被他问一句,还真觉得有点疼。

真是越来越娇气了。

“等事情查清了帮报仇。”夜盛霆将药膏放下,在她鼻子上顺手刮了下。

【墙裂建议们明天再看……这么多章节,我发都要发好久,何况都还没分章和整理。后面还有好多好多……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