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色短视频下载地址知乎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王显义根本没想到,一则新闻消息暴露了他的事情。

如果没有这则新闻,林萧根本不会去查黄海的死因,也就与王显义联系不起来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林萧手机里的视频中断了,然后显示连接超时。

“林总,有人删了滨海大桥的视频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帮我查一辆车的去向。”林萧说完后,就将刚才看到的车牌号发了过去。

有了车牌号,张继开就可以轻易定位车辆的位置信息。

在林萧的要求下,王显义撞坏的那辆破车的轨迹被查了出来,就在附近的一家修车厂里。

而王显义现在开的大众越野车,也是从那修车厂开出来的。

种种迹象表明,王显义这种行为已经属于故意杀人,然而他为什么要杀黄海?是在怕什么吗?

难道黄海侵吞的一百万与王显义有关?

为了区区一百万,王显义不可能冒险在那种情况下杀人。

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

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原因。

王显义害怕黄海暴露他的某些秘密。

黄海明明藏着王显义的秘密,为什么以前不动手,偏偏在这个时候冒险动手?

林萧已经猜到了某种答案,或许王显义就是怕黄海与林萧见面之后,把秘密暴露给自己。

其实林萧去找黄海,只是想确定一下捐款的事情,能问到关于王显义的事,机率微乎其微。

如果王显义真的因为这件事而选择杀人,只能说明黄海掌握的秘密无比重要,重要到让王显义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联想到张俊那个视频里叫王小红的小三威胁黄海原配的话,林萧觉得这个秘密说不定就与自己有关。

以前王显义杀掉侯启的时候,林萧就怀疑他有问题,只不过一直没什么证据。

从警局里偷枪的女杀手,被一枪爆头的侯启,还有今天被撞下大桥淹死的黄海,都与王显义脱不了干系。

“王显义到底在隐瞒什么?”林萧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林萧,在说什么?王局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林萧抓紧南宫锦的手说道。

“真的没事?”

“没事啦,我只是想起跟王局还有点事要办,一会送回去,我跟他见一面。”林萧说道。

“好吧。”南宫锦不疑有他。

回到家之后,南宫锦去洗漱,而林萧则悄悄出了门,直奔王显义的家。

今天这个疑问林萧一定要搞清楚,否则他心里不踏实。

王显义表面上帮了林萧很多忙,而且与他关系密切,但自从林萧来到镇南之后,办的很多事都非常被动。

像当初的汪将、杨建中、侯启、还有戴晶等人,总是可以准确地掌握到他的位置信息,甚至是一些秘密活动情况。

以前林萧一直以为是杨建中在搞鬼,可杨建中死后,在镇南还是有种他无法掌控的感觉。

当时林萧就觉得警局里肯定有人在搞鬼,他本以为是侯启,侯启也的确处处与自己做对。

直到侯启暴露之后,就在林萧要抓他问个清楚明白的时候,被王显义毫不犹豫地开枪爆头。

在那之前,王显义从未显露过枪法,可那一枪稳准狠,丝毫都没有拖泥带水,足以比肩精锐的特种部队成员。

自始至终,王显义都很神秘,他并没有特别针对过林萧,甚至有些时候会对他大开方便之门多方帮助。

在镇南,林萧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,王显义也会帮他遮掩掩盖。

林萧曾经很信任王显义,可如今这个想法却被颠覆了。

来到王显义的楼下,看着这栋有些破旧的单元楼,林萧一度很疑惑,这么大的一位局座,难道都没钱买套好楼吗?

王显义住的这套楼,大概是几十年前的旧款,虽然位处市中心附近,但论价值要差的远。

以王显义的身份地位,他就算自己不敢收受好处,扶持子女亲戚去建立自己的势力,也完全有可能赚到数不清的钱。

当了这么多年局座,也不至于还住在这样破烂的地方。

“王显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王显义刚回家,老婆朴珍已经摆了一桌子好饭好菜等着他。

穿着朴素的朴珍笑问道,“今天回来这么早?”

“嗯!有点累。”王显义随意笑了笑,连手都没顾上洗,看到桌上的饭菜,愣了下,“今天什么好日子,这么丰盛?”

桌子上八菜两汤,都是王显义爱吃的饭菜。

王显义平时回来的晚,一般都要半夜一两点才到家,而且早上很多时候六、七点就又走了。

大概吃一顿好饭,也得等上很久才有机会。

所以王显义才问今天是什么好日子,要不然朴珍不会故意整这么一大堆来等他的。

“今天本来打算等到半夜的,没想到九点就回来了,看来这顿饭没白做。”朴珍好像还有些兴奋,两人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,能在一个桌上好好吃顿饭也不容易。

“哎!”王显义叹了一口气,缓缓坐在椅子上,有些心事重重。

朴珍盯着王显义看了半天,“又有难破的案子了?”

“嗯!”王显义心不在焉地说道,“是的。”

作为最了解王显义的朴珍,她好像看出些什么来,忍不住问道,“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,总会解决的。”

“没事,吃饭!”王显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这么好的饭菜,我可不能浪费了,一定得吃完才行。”

朴珍笑了,扭头急匆匆朝厨房走去,“喜欢吃就行,我去端鱼汤,在锅里热了一晚上了。”

王显义夹了几口菜,明明味道很好,却偏偏难以下咽,好像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堵着他。

啪!

将筷子放下,王显义拿出手机,盯着某个号码看了半天,最终也没按下去。

很快,朴珍端来鱼汤,热乎乎的汤一下子就把王显义的胃口调动了起来,他深吸口气,将脑袋里那些让他烦心的事情全部抛出去,拿起碗盛了汤。

朴珍把菜盘子往王显义跟前推了推,笑道,“吃吧,还热着呢,等一会儿凉了我再去微波炉里热一热。”

“也吃啊,别光看着。”王显义抬起头看了老婆一眼,有些心疼地说道,“这些年都没怎么陪吃饭,真是苦了了。”

“苦什么啊,这些年我也没闲着,不是培养了一个好儿子出来嘛,过几天他就要回国了,想想就高兴。”

“飞宏要回来了?”王显义愣了下,他每天的工作很忙,连儿子的消息都没时间去打听。

“是啊,下个星期就回来。”朴珍有些感慨地说道,“他终于毕业了,那边要留他,可他就是不待,非要回镇南,还说什么要子承父业……”王显义眉头皱了皱,忽然冷声道,“不能让他回来,就在国外待着。”